装修也许是一场人生大考 厂长来了

」Vol.12,在这里,你将听到来自华创资本和我们的朋友们,一起聊那些跟创业、投资、科技、消费、互联网……相关与不相关的人和事,回忆片段与瞬间,剖析认知和思考。

欢迎听友们关注「牛白丁」喜马拉雅官方账号,与我们一起用耳朵感受「时常有趣、偶尔深刻」。

提到装修,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焦虑。有人说,考验一段感情的最好办法是一起装修,也有人说,就从来没见过完美的装修结果。而住范儿自成立以来,一直在以他们的方式帮助大家降低装修的“门槛”,让大家的选择不再那么困难。最近他们又在线上之外,在线下做了大店——超级家居Mall,希望让大家在装修时少一点“选择障碍”,多一些确定性并且可以享受装修的快乐。今天,我们就请他们来聊聊关于装修的那些事。

刘羡然住范儿 CEO ,毕业于清华大学。大学时曾创立英语学习服务公司易说点,被并购,毕业后创立住范儿,入选创业邦“2018年30岁以下创业新贵榜单”,荣登“2018胡润30X30创业领袖”榜单。

余跃 Albus华创资本投资人。关注移动社交与娱乐、生活消费等行业,曾参与智齿科技、只二、住范儿等企业的投资。

朱峰:各位听友大家好,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是住范儿的创始人、CEO 刘羡然。这期我们跟大家聊聊装修的故事。一提到装修可能有很多关键词,装修就要掉层皮,装修可能就要分手,装修会带来很多家庭矛盾。特别想问问某高老师,房子装修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啥问题?我特别想听听你不开心的故事。

某高老师:我买过好几次房子,但从毛坯开始的装修确实没有,这源于我对装修天然的一种恐惧感。我装修的时候,还没有类似于住范儿这种平台,只有半包、全包轻工。这就涉及到哪种方式最划算,非常耗费脑力,装修材料表面看起来差不多,实际上千差万别。要搞明白,自己得先成为专家,才能把自己家给装了。我是一个比较怕麻烦的人,所以就没有买过全新的毛坯房,只买精装修的。

但这有一个新的烦恼。我现在的房子住了五六年,感觉有好多当时没有想到的东西,现在也改不了,就变成了一种凑合着住的感觉。比如装修界大力推崇的洗碗机,就装不进去。成了对更好的生活质量的渴望以及和现实生活之间的妥协。一想这,我就一脑门子遗憾。但即使当时是毛坯房,我仍然想不到洗碗机,想不到新风系统。因为这两个东西可能早就有,但是那会不太了解,也觉得不需要。

朱峰:2001年我第一次装修时,就是听装修工人、工长怎么说,就怎么干了。没有任何的腾挪或讨论空间。就像刚才某高老师说的,也不知道哪个好、哪个坏,哪个该装、哪个不该装,你说要装新风,他告诉你没用,不给你装,你也没有办法坚持。后来有了住范儿等平台,大家可以在上面交流,可以看看别人家怎么干的,可以看看这件事儿到底行不行?可行不可行?给我这样的非专业人士,解决了一些问题。羡然,你怎么想到做住范儿?

刘羡然:作为从业 6 年半的从业者,我介绍一下这个行业是什么情况。家装、家居、家电,是一个非常大的民生级的消费行业,大概总的市场规模在 4 到 5 万亿元,占社会零售总额的1/10。这是一个跟每个人息息相关的行业。

算一笔账,全国每一年大概有 1500 万套房子新装修,平均每一套房子大概要花 30 万,硬装大概10 来万,软装加上家电 10 来万,加一起就是30万,1500万乘以 30 万差不多就是 4.5 万亿。一个普通消费者,面对的情况是什么呢?房子到手了,一定要在未来的半年到一年时间把这 30 万花出去。

朱峰:不能放在几年或几十年去花。得一次性,在一个时间段内花,因为着急住,尤其好多是婚房。

刘羡然:平均半年左右的时间,花掉 30 万。要花给多少人呢?几十种材料商、很多的服务者、设计师、工人、各种各样的搬家公司等等。把 30 万拆成几十份,并且还要保证效果,保证工期、质量,保证预算不超。这是一个大型项目管理,挺难的。如果能够把这 30 万花好,应该是一个很专业的采购的职能和技能,普通人是不应该承担这个职责的。但出于很多原因,在过去的 20 多年里,消费者一直都在承担着本不该承担的职责。

这造成了消费者恐惧装修,提到装修觉得都是遗憾,都是坑,或者装了之后觉得哪里不对。但是怎么能把它弄对?很多从业者就很专业吗?比如一个工人,可能他对于自己的工种很专业,但对于买不买洗碗机也不专业。所以,信息就很复杂。

我们觉得这个行业大有可为,因为它的痛点很大,市场规模很大。而且没有一个绝对的大型公司在代表消费者解决问题,这可能是住范儿创立的初衷,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但看到市场机会和怎么做、能做好、做得可规模化、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业体之间,还是有很大的认知门槛。

我们成立于2015年10月份,距今已经六年半。一开始,我们想做一个软装的工厂直供的电商平台,这是最开始创业的想法,简单说就是一个在线的宜家。

这个想法我自我觉得很好,但是从来就没人做出来,最大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你帮消费者解决的问题,太薄了,无论怎么用搭配图、用精选,用一些灵感或者别人家的分享放在互联网上,让用户点点屏幕,找到一个看起来性价比还可以但看不着、摸不着的方案和产品,其实还是没有创造太多的用户价值。因为淘宝上永远有更便宜的产品。

我们很快就发现这样做不行。2016 年 1 月份开始,我们觉得应该在意身边人的居住需求是什么,从他们的需求开始做解决方案,才能有更好的公司成长。2016 年年初,我们做了一款产品叫针对于年轻人的出租房的轻改造。因为当时我们联合创始团队都刚毕业没两年,大部分朋友住的都是出租房,最大的需求是出租房改造。我们当时做了一款产品,一天的时间、1999元,让一个出租房的卧室焕然一新。这款产品怎么做到的呢?简单说就是把房子收拾一下,把墙面刷白或者是刷成一个漂亮的颜色,换灯、换窗帘、贴挂画、换四件套、买小地毯和抱枕,通过软装加微硬装的方式让房子快速焕然一新。我们一个月就做了 20 户,那是2016年。

刘羡然:我们找工人,然后进行硬装施工。我们一直都不是互联网公司,是做服务的。我们把这个改造案例记录下来,发在了微信公众号和知乎上。当时知乎有个大热帖叫“如何用最少的钱提升出租屋的格调”,我们就把改造案例发上去了。这个帖是2016 年知乎前三热帖,我们的评论是第一名。《清华工科男,忍不了这个房子了,花 2000 元将它改造一新》,就这么一个标题,积累了一些最初的粉丝。

秉承着为用户创造价值的想法,后来我们开始尝试着去承接卫生间装修,开始做硬装。我们团队没有做装修出身的人,都是重新学、自己学。一开始我们自己当工长,水电瓦木油,一个一个环节,开始积累对这个行业的认知。

因为我们第一波客户来自于互联网社交媒体,所以深知这个渠道可以带来客户,就一直坚持更新。没有案例时更新什么呢?就更新一些知识,一些干货,教客户怎么去改造家,后面开始讲专业的装修知识这样的一个定位。很多人感觉我们之前是做媒体的,其实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