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声音

国内这几年科研经费使用既存在缺乏监管,也存在监管过度的问题。对大项目经费监管不到位,对小项目经费监管过度。就像自来水系统的主管道漏水,却把房间里面的水龙头都锁死,解决不了问题。正确的思路应该是,首先保证主管道不要泄漏,然后对个别漏水的水龙头进行修理。政府管理不是也讲究抓大放小吗?经费管理也该如此。大项目要有问责制,小项目要有抽查制度。

高校制定过于烦琐的经费管理制度,可能是管理部门存在报复心理,也是惰政表现。以前长期管理松散,以至于高校的任何部门或个人都可以从跑冒滴漏的经费管理中非法受益,现在非法受益被禁止,于是整出来难以执行的烦琐制度,目的是胁迫政府再一次放松经费监管。

至于惰政,本来高校管理就盛行“防知识分子造反”的不信任理念,高校经费运作效率本来就不是管理者关心的对象,从正确的管理理念讲,高校的制度大部分都和惰政有关,管理的出发点首先是把自己从未来可能的责任中摘出来,顺便看情况做点实事。这种情况非常恶劣,对高等教育的危害很大。

科学工作者所追求的致知境界是科研行为符合科学共同体所要求的科学规范的境界,这种科学规范是反映和体现科学发展规律的行为准则。但是,科学发展有怎样的规律呢?这是科学领域最一般的问题,是科学哲学的基本问题。

努力揭示科学发展的规律,并依据这个规律来确定科学规范,为科研人员进行科学修养提供必要的行为标准,这是科学哲学的根本任务,也是科学网等媒体应该努力推动科学家们通过理论联系实际的科学讨论来达成的根本目标。

如果把符合科学发展规律的科学规范比作是“礼”的话,那么,科学领域“进德修业”的君子之“进德”就可以说是“克己复礼”的“为仁”过程,从而也可以说,遵守符合科学发展规律的科学规范来进行自觉自由的科学创造,就是科学实践领域“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仁道”境界,也就是“进德修业”的科学工作者或科研人员的最高道德境界。

从科学发现或技术突破到成熟的产业技术,其间不仅跨度巨大,不确定性风险很高,而且已经没有了学术价值。研究型大学和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员既无转化研发的经验、资金、资源,也无强烈的主观意愿。而作为“产”方的企业在中国多为生产厂,更不愿为不确定的未成熟技术一掷千金。这便是转化研发无人买单的内在原因。企业和大学都不愿入住转化研发这个洞房,使得星罗棋布的科技园区由产学研红娘转化成了变相的房地产。

满足尚未被满足的需求至今仍是商业信条。转化研发需求巨大却无人买单的现状酝酿着极其可观的市场;我曾多次写道:诸如专利法、公司法、股市创业板,甚至药物审批等所有法规层面的铺垫不完备,中国没有技术市场;能够填补技术突破到产业技术之间的跨度、担当转化研发主力军的中小技术研发企业在中国没有生存的空间。现实中,各地政府主导的科技园区以启动资金吸引研发型企业落户、装修实验室、购买仪器、招募和培训员工。区区数百万元用于上述固定资产后,不再具有推动项目的资金;而企业则远不具备复杂的后续开发所需的资源、技术和人才。

互联网开创了一个新纪元,人类正在由一个个个体变成万物相联的新集群,互联网的本质是联接。机器和机器的联接,人和机器的联接;以智能手机作为初期入口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大的变化是:任何人都发生了全天候不受时间和空间的联接,移动互联网的核心本质是社交,人的社会属性空前爆发,社交成本无限降低,而这将引发社会形态和商业逻辑都产生颠覆性的变局。

移动互联网的本质是社交移动互联网时代,社交无处不在,电影院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看电影,同样是一个社交化的场景。一般情况下,观影者都会因为电影中的桥段或内容而产生交流的欲望,但通常大家会陷入到集体性孤独中,个人的瞬间情感得不到表达,形成个体信息的孤岛。

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社交形式日趋多样化,社交场景也变得丰富多彩,网络购物我们要跟卖主沟通,手机点餐可以作为请客吃饭、交友的新选择社交媒体的发展,信息快速迭代,移动社交已经渗透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衣、食、住、行处处都需要社交,可以说社交无处不在,无处不有,那么每个人都不能置身事外,否则就会成为信息的孤岛,被时代所遗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