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护士被判死刑一针结束未婚夫生命暧昧短信成催命符

中年女子一边喊着,一边奋力追赶前面戴着墨镜的年轻女子。最后,在众邻居的协助下,“小偷”被抓住了。

事情发生在2015年4月2日,地点是上海徐汇区的一个老旧小区里。追人的中年女子叫陈卫(化名),是被追女子王琳(化名)的姨母。

难道真是侄女偷了姨母的东西?侄女被抓住后,陈卫说出了事情的经过。一大早,她接到侄女王琳的电话,侄女在电话中声称自己杀了人,不想活了。吓得陈卫丢掉电话,就往侄女的出租屋赶。

王琳见到姨母,不由分说地抢了她的墨镜,还拔腿往外跑,嚷着要去跳楼。陈卫一时没办法,只能急中生智大喊“抓小偷”。

杀了人,现在又要自杀,这个事情实在蹊跷。群众报了警,警方迅速赶到现场,果不其然,在王琳的出租房里发现了一具男尸,据她交代,这是她的未婚夫李明(化名),人就是她杀的。

警方介入了调查,事情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这要从王琳与李明的相识开始说起。

王琳是江西人。在大学毕业后,她顺利进入上海市第六医院工作。虽然只是一名护士,但能够在国际大都市落脚,并且有医院的正式工作,这绝对是一件体面的事。

从工作的那一天起,她就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在上海扎根,如果再找一个有上海户口的对象,那就再好不过了。

上帝似乎听到了她的祈求。不久,她便与同在一家医院的化验室同事李明相识了。两人都来自于单亲家庭,也十分谈得来,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王琳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妈妈含辛茹苦地把她独自拉扯大。而李明也是跟着母亲生活,李明的家庭条件相对优越些,母亲是个精明的上海人。

恋爱中的日子是幸福甜蜜的。同事变情侣,这种模式一开始就注定格外有优势,没有异地恋面临的问题,双方接触的机会也多。

对于王琳来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理想照进了现实”。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的交往会一步步走向婚姻的殿堂。

一段时间后,他们开始互相见家长。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王琳的母亲也是如此,她对李明很满意。小伙子虽然不是特别帅,但好在人机灵,讲话又得体,再说他家的条件比自家好得多,最重要的是女儿也很喜欢。

李明这边就有点不同了,他的母亲更希望儿子找个本地姑娘,好上加好,才会变得更好。其实一开始,李明也怕母亲不喜欢,便在第一次带她回家时,只介绍王琳是自己的同事。

好在他母亲很明事理,在知道她是儿子的对象后,也就默认了。毕竟儿子喜欢,再加上姑娘身材高挑,人也活泼讨喜,又在医院工作。

到了2014年,他们已经开始谈婚论嫁。双方亲家见面后,把结婚的日子定在了2015年1月。李明的母亲同意给出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作为婚房,下一步只差装修了。

终于要走到结婚这一步了,王琳想想都开心。为了让房子装修得既美观又现代,她下了不少功夫,最终拿出了一套装修方案给李明。可李明对这种风格不太喜欢,他也提出了自己的设想。

一向很听男友话的王琳,在这件事上态度变得非常强硬。这让李明很不适应,这是他家出的房子,凭什么自己不能做主?而这样的话,听在王琳耳朵里,就是李明在拿房子压她。

矛盾就此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两人各执己见,互不退让,本来准备7月开始的装修,被整整推迟了2个月。两人的关系,也几度变得紧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琳的母亲原本准备买一辆20万的车,作为陪嫁送给他们,可李明偏偏看上了价格为39万的奔驰SUV,相当于原来嫁妆的两倍。

这对于王琳的母亲来说难以承受。她一个人带大女儿不容易,自己工资又不高,多年省吃俭用攒给女儿的嫁妆钱,却突然出现了这么大一截空缺。现实的确难以弥补准女婿的想象,而王琳更不同意这么做。

李明有点恼火,男方能出一套价值千万的房子,让女方买一辆好点的车怎么就过分了呢?王琳一听更生气了,房产证上可没她的名字呀。 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原来,王琳因为李妈妈对自己不是很热情,就想讨好她,主动承担了给李明身处癌症晚期的舅舅打止疼针的活。

而两家现在闹到这种地步,王琳觉得再腆着脸做这种讨好的事,就显得自己太掉价,便不再给老人打针。

没想到的是,不久后舅舅就去世了。伤心的李妈妈把罪过全都怪在了王琳的头上,她认为王琳如果没有中止打针,舅舅就不会这么快去世,王琳就是一个间接凶手,这样自私残忍、脾气大的儿媳妇可不能要。

虽然,在外人看来,这件事当然不可能是王琳承担主要责任,但是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辞呢?

李明本来就已经对王琳心生不满,现在又摊上了舅舅去世的事,在母亲的要求下,他决定暂时取消婚礼。

王琳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连婚礼当天的酒店定金都交了,现在取消,无论是从面子上,还是经济损失上,都让她觉得非常痛苦。

而李明对她的态度也一落千丈,再也找不回曾经的柔情和宠爱,婚姻更显得遥不可及。似乎过去所有的努力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王琳因此整夜睡不着觉,人也变得沉默寡言。

她只得从医院开些助眠药来,但是药能医身却不能医心。她没有了好心情,也没有了风光的婚礼,更没有了宽敞舒适的大房子和幸福的生活。

可这一切要怪谁呢?如果当时在装修上不那么固执已见,如果在买车问题上与未婚夫好好沟通,如果不负气中止给舅舅打针,如果……

就这样,她越想越苦闷,甚至有了轻生的想法。也许那时候,她已经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

而此时,如果李明发现了这些苗头,对王琳多一点关心,事情就不会走向极端。但事实是,他不仅没有安慰王琳,反而减少了与她的相处时间。

矛盾期间,王琳发现李明反倒过得越来越滋润,脸上常露出开心的笑容。再对比自己的浑浑噩噩,差别太大,不免对他心生怨念,甚至怀疑他有了新的交往对象。

虽然取消了婚礼,但他们并没有分手,李明偶尔还会在王琳的出租屋里留宿。但他每次与王琳在一起时,都显得心不在焉,有时压根没有交谈,只是一个劲儿地发信息聊天。

凭着女人特有的敏感,王琳感到李明可能有了别的女人,但她还没有抓住把柄,不好直接挑明。这是个沉重的打击,她觉得他们的关系完了。她有了“得不到就毁掉”的念头——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她凭着医药知识和职务便利,从医院里带回了胰岛素、针筒,同时还买了两瓶农药,甚至网购了剧毒药物,偷偷地藏在家里。

此时的王琳已经失去理智了,她忘记了爱她的人——她的母亲、亲人、朋友,只是为了一个不再爱自己的男人,就想丢掉性命。

2015年3月31日这天,李明下班后与王琳出去吃了晚饭,之后又一同回到那个出租屋里。

那天晚上,李明比往常更过分,一直在与别人聊天,兴奋的表情一览无余。王琳趁李明去洗澡时,偷偷查看了他的手机,愕然发现了一堆暧昧至极的信息。这证实了她的猜测,一时觉得天都塌了。

当她拿着证据质问李明的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