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被窝家装如何焕新行业?

北京昌平,距离昌平线沙河高教园站直线公里处,坐落着一家特殊的培训基地——贝壳旗下被窝家装的“精工学堂”。

为装修工人提供系统性教学与实操训练机会的家装品牌并不多,新入局者被窝家装是这样的“异类”。

多番努力下,是贝壳找房对家装业务的希冀和用产业互联网思维重做家装业务的决心。

贝壳一直希望将家装家居业务培育成“第二增长曲线”,随着房产交易业务面临阶段性波动,家装家居业务虽体量远小于房产交易业务,但正“被迫”成为贝壳的“第一增长曲线”,扛起业绩增长的大旗。

“人”是最大的变量。如何确保装修工人的能力与工作态度、统一施工标准,成为家装行业的痛点。

被窝家装精工学堂延续了链家和贝壳的标准化基因,在2000多平方米的学堂内设置了6个演讲室及9个培训实验室,内部复制了真实的住宅装修现场,为学员提供实操机会。

首先是岗前培训,帮助新职员掌握与装修相关的基本知识及技能;室内培训课程则涉及各种行业实践的基本技能,如水暖、木工、泥瓦工、室内外装修、电线、瓷砖镶嵌、油漆、安装、屋顶施工等;领导力训练营则为高层人员提供跨学科课程,介绍先进的管理技能。

学员完成精工学堂100项培训考核后,才能持证上岗,从业务水平上最大限度保证施工服务的质量。

据了解,精工学堂面向的家装价值链服务者包括线索顾问、客户经理、室内设计师、测量师、工程师、总承包商及建筑工人,为全链条人员带来系统性培训。

为装修行业人员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的互联网家装品牌并非只有被窝,“职业技能”也只是交付质量的保障之一,如何发挥“人”的主动性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贝壳整装家居北京大区京南大部总经理陈海军在接受蓝鲸财经等媒体采访时指出,装修工人面临三个困难——能否有持续的订单、能否按时领取报酬、能否保证安全与身体健康。

因此,在岗前培训期间,被窝家装为工人提供免费的培训,正式持证上岗成为被窝的全职工人后,平台大量的订单能够保证工人有稳定的订单来源。

薪资发放方面,被窝参与监督工长的薪资发放进度,若有工人因欠薪问题投诉至被窝,平台将停止向工长派单。

人身健康方面,贝壳找房发起的“格林互助”公益保障计划也面向被窝家装的产业工人开放,帮助员工及其家庭成员解决因疾病带来的生活困难。加入该项目的成员,累计可享受最高200万元的救助额。

“新家”是每个人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保障客户这份憧憬,光从施工标准和装修工人能力入手并不能完全让用户放心,还需要在过程管控中帮助客户“监工”。

为节省客户实地监工的时间成本,被窝自主研发了灯饰摄像头,提供360°全程全景工地直播,为客户展现全屋现场作业过程。客户能够在施工阶段随时打开手机查看进展,不需要亲自去工地。此外,系统将向客户发送当日60秒快剪视频,客户不用全天盯工。

装修的表面工程能够随时检查,水电布局等隐蔽工程则较为复杂,若没有严格按照标准验收,可能对客户生活造成影响。

因此,被窝家装在隐蔽工程验收时拍摄水电VR,真实记录水电布局,以保障隐蔽工程的施工质量。

“除了通过技术盯工质检,我们还设置了4重品控质检,实现多重制衡。包括总工首检、管家巡检、监察专项检和全面线上质检。”被窝家装人员向蓝鲸财经表示。

具体而言,项目总工在关键节点进行自检后通过App系统提交,再由管家进行审核,同时考验总工的一次验收率;管家(品控师)定期进行工地巡检,若有不合格项即时下发整改,直至验收通过;质量监察团队则针对高频高发问题在工地进行常规巡检,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最后是全面线上质检,包括检测违规操作、自动识别11项施工盲点监控等。

同时,被窝还从服务上保障交付品质,去年9月推出了”十心实意“安心承诺,向行业乱象宣战。

据被窝给出的数据,2021年9月6日至2022年5月31日,被窝家装累计履约赔偿单量7442笔,累计履约金额1183万元。

所谓“增项”是指不少装修公司在报价时故意隐瞒必需项目,而在施工过程中提出新增项目,使得客户不断“加钱”,装修变成了“无底洞”。

为避免出现类似状况,被窝家装在确定施工项目方案时,会派专人全面检测房屋,核算施工工程量,提前确认方案的合理性,杜绝恶意增项;并进行菜单式系统报价,自动同步精准输出价格。

“为最大限度减少客户加钱,被窝还规定,若设计师在报价时未囊括用户的必需项,超出5%的部分要设计师自己掏钱。”被窝家装员工表示,“我们选择在最开始就将所谓增项前置放出,而不是到后面再找客户。因此被窝的全套价格相对高,但我们杜绝了后续增项。”

“贝壳做家装业务的理念和之前做房产经纪、二手房的理念一样,我们认为服务者的专业性、职业性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把之前做中介的方法论在家装领域复制了一遍。很多老链家人都进入了被窝团队一起创业。”贝壳相关人士向蓝鲸财经等媒体表示。

但家装行业的管理难度远高于房产经纪行业,“房产经纪只需要管理好经纪人,家装行业则涉及多个人员,包括客户经理、主案设计师及背后的设计师、工长工人等,还有背后的供应链。这是一个多交互、多服务者的生意。”陈海军坦言。

“其实不是不能拓城,被窝有的店面85%的订单都来自于链家推荐,这为我们节省了大量获客成本,只要想我们还是能继续扩大渗透率。但被窝还是想一步一步地走,算是一个战略选择。”陈海军如是说。

在业务内容上,目前被窝也仅面向二手房装修,尚未进入新房装修领域。对此,陈海军较为坦然,“一个企业不可能所有生意都做,舍弃其实就是一种收获。”

同时,其也表示,“每一套二手房都不一样,这个业务才是最难的。开发商几十上百套的业务则相对容易。被窝学会了最难的事,随时可以做容易的事,这是最重要的。”

把步伐放慢、聚焦难的事,被窝意在打磨交付质量。在被窝团队看来,公司的步伐一定不会比链家、贝壳走得慢。

“链家走到全渠道线年。被窝并不是从零起来,而是在这18年的基础上出发的。我们还收购了圣都家装,赢得了时间。”陈海军如是说,“未来家装第二曲线的营收增速极大可能比一赛道快。”

陈海军透露,在单个城市营业额过10亿元的家装品牌极少,被窝家装今年正在北京市场冲击这一目标,“如果我们做到10亿了,极大可能成为北京装修市场第一。上半年我们完成了近3000单,6000单的营业额差不多就是10亿。”

规范工人职业能力、过程透明……实际上,此前也有互联网家装品牌走过这条路,但最终走向了道路尽头。

被窝家装能否凭借链家和贝壳团队积累的产业互联网一整套“从0到1”的方法论,延续企业价值观和打法,最终将家装行业重做一遍,市场自有回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