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贤妹”进京记

1月29日,甘肃省陇南市礼县为第一批“礼贤妹”“礼贤大嫂”赴京务工举办欢送仪式。礼县妇联供图

2月6日,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妇联办公室,家政服务员签署赴京务工承诺书。张艺/摄

1月30日,北京壹号营地,第一批抵京的“礼贤妹”“礼贤大嫂”接受家政公司培训。张艺/摄

为一群女性敲锣打鼓,欢送她们去北京当家政服务员——这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延续了多年的仪式。

在当地,家政服务是很多女性的就业选择,也是促增收的“铁秆庄稼”,是备受重视的新职业。

家政服务员是很多双职工家庭照护“一老一小”的重要补充力量。有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家政服务从业者超过3000万,但仍面临2000多万的需求缺口。如今,不少供需地区的相关部门和组织正承担起对接的任务。

春节过后,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搭乘一趟“点对点”复工专车,随礼县的“礼贤妹”一起进京。在那里,她们是这座超大型城市运转不可或缺的人员。

礼县山高沟深,曾是秦巴山片区集中连片特困县、甘肃省深度贫困县,也是人口大县。早在20世纪80年代,礼县妇联就开始外出调研家政行业,以拓宽妇女就业的渠道。

2006年,礼县成立家政服务行业协会,将当地的劳务中介市场规范起来。礼县外出务工的妇女收获了口碑,于是取礼县的谐音“礼贤”,打造出“礼贤妹”“礼贤大嫂”劳务品牌。

据统计,近年来,礼县每年输转劳务工12万人以上,劳务收入占到全县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50%以上。有“礼贤妹”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丈夫做村医、开乡村营运车,打两份工不如自己在外做家政一个月的收入多。

1月30日,正月初九,新春第一批“礼贤妹”“礼贤大嫂”乘“点对点”复工大巴来到北京顺义区。她们要在礼县劳务输出示范基地、北京阳光北亚家政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北亚)进行为期7天的免费岗前培训,内容涵盖育婴、养老、防电信诈骗等。培训由礼县政府出资,委托县妇联和阳光北亚承担。

当天,北京市民梁君从丰台区驱车1个多小时来到顺义,大巴车一到,就接走了她盼了多日的“礼贤大嫂”薛瑞豪。

薛瑞豪一直在梁女士家照顾她92岁的母亲。她回家过春节期间,梁君家里乱了套,就盼着她早点回来。

北京市场需求旺盛,赵小虎表示,第一批返京复工的80名“礼贤妹”,仅仅3天,就都被订完了。

点对点复工专车是劳务输入地和输出地两地联动、助力返岗复工的一项举措。“北京迫切需要务工人员尽快上岗,北京市人力社保局主动跟各省市建立联动机制。”北京人力社保局农民工工作处处长王林说, “不仅安全,也为她们节省了交通费用。”

春节后,通过礼县妇联衔接,“礼贤妹”分3批,共200多人陆续乘免费大巴抵京。当地县委县政府出资,给每人购买了一份保险和一份体检。

近期,乘坐免费复工大巴返京的,除了甘肃的“礼贤妹”,还有山西的“吕梁山护工”,甘肃天水的“白娃娃”等,他们是北京服务业中的重要力量。

为了家里的两个孩子,“礼贤妹”王效霞来北京干家政已有五六年,如今在县城买下了两套房子。

大专毕业的王效霞在“礼贤妹”中称得上高学历,她还考了育儿嫂证书。在2月13日的北京市东城区第四届爱家·敬老杯职业技能大赛家政服务职业竞赛中获得三等奖。她还是全国劳务品牌形象代言人。

大年初九,王效霞就到了北京。一谈起自己的妈妈,她的眼圈就红了,可说到孩子,又满是干劲儿,“要趁着年轻多干点”。

在家政服务市场上,年龄、学历、既往评价、技能、健康状况等都影响着家政服务员的薪资。

90后李引秀家住礼县永兴镇王塄村,村庄倚靠着土黄色的山坡。她家门外院里铺着漂亮的瓷砖,和村庄的色调对比鲜明。这是用婆婆当年在北京干家政攒下的钱装修的。

今年,李引秀想找一家新客户。尽管和前任客户相处融洽,可她想选一份工资更高的。“孩子也长大了,老人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时间就是金钱,不能浪费。”

李引秀看着面善,干活儿麻利性格又直爽,每一任客户都不吝好评。每次都是刚办完健康证,就直接上户了。

多学、多听、多干是她总结的工作方法。和客户熟悉了一个月左右,自己就把事情想在了前头,比如是不是该取快递了、挂在门口的衣服是不是要送去干洗、该送宝宝打疫苗了……客户信任她,大小事都不再费心过问。一两岁的孩子,在她影响下,看到地上的毛球都会捡起来,扔进垃圾桶。

李引秀估算过,从早上起床,到晚上宝爸宝妈睡觉,再把客厅的卫生打扫一遍,她一天要工作13个小时左右。

来北京10年,李引秀一直做育儿服务。有的客户会教她读书写字,同龄宝妈把她当朋友,吃的用的都一样。她觉得,在大城市学到的待人接物、亲子沟通等知识,可以用在自己孩子的教育上。更早之前,她在餐饮店干过服务员,不如干家政稳定挣钱。

李引秀一直惦念着家里人。“给人家孩子吃排骨、鸡肉、鱼,每天荤素搭配水果,晚上打电话问自己的孩子吃的什么,都是面条,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过年回家,她给孩子们做各种美食,培养他们良好的习惯,忙前忙后,把家里收拾得干净亮堂。出发前一晚,李引秀还是失眠了。她嘱咐孩子,在家要听奶奶的话。

李引秀想着,等小女儿上初中,她就不再外出了。她利用休息时间,在北京考了驾照,“我就在家里开个菜店,孩子上学也很重要的。”

在礼县,家里两代女性都外出做过家政的不在少数。但30多年间,一个重要的变化是,从礼县进京做家政的年轻面孔越来越少了,现在大多数都在40岁以上。早年间,每年七八月,也是“礼贤妹”外出务工的一波小高峰,没考上高中、不愿读书的女孩选择干家政。现在,这样的情况不会出现。

“如果听说哪家的女孩放弃读书,乡镇工作人员和学校老师都要来家里劝她。”礼县妇联工作人员说。

再有,许多农家女通过在外务工获得了经济独立,她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知识改变命运”,也想方设法创造条件让子女上高中、考大学。

“礼贤妹”的流动,带来城乡的互动。有家政服务员向客户推介了家乡的苹果,也有客户了解到当地贫困的情况,主动向礼县学校捐献了500套校服。一些妇女通过外出务工掌握了一技之长,积累了资金,返乡创业,成了当地脱贫致富的带头人。

近几年,家政服务员外出务工前,还要签一份承诺书,“外出务工不忘热爱家乡、热爱家庭”“做好礼县形象代言人”。

从事多年育儿工作的黄亚利,去年11月遇到了一件烦心事。客户家的一只勺子不见了。勺子几千元一只,客户一口咬定是她带孩子出门时弄丢了。

黄亚利感到委屈,无论她怎么解释,对方都不相信,还压下了她一个月的工资。阳光北亚的业务老师告诉她,她们有家政服务保险,可以赔付。

“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那天,黄亚利在厨房使劲找,终于找到勺子。客户给公司打电话说,没事了,找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